六天五夜深度游大理,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,你玩对了吗?

2022-06-04 01:46:14
作者:昆明康辉旅行社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有段时间,流行说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”,不过也仅限于朋友圈。眼前的苟且都应付不了,还谈什么诗和远方。

也许,你的苟且,就是别人的诗和远方;或者你的诗和远方,同样是别人的苟且。

▲苍洱风光 摄影/老黑

就像旅游,“从自己呆腻的地方,到别人呆腻的地方”。可是,这对很多人来说,依然是奢望,因为没有时间,“说走就走”,只有“说”是真的。他们还说,等我有了时间……巴黎圣母院都烧了。

▲大理三塔 摄影/老黑

等到节假日,拖家带口,出门旅游。发现哪里都是乌泱泱的人群,各种堵、挤、贵,旅游体验感非常差,甚至引出“地域黑”。行程未过半,旅游的心情,被搞得乱七八糟;只想打道回府,宅在家里。

▲洱海之美 摄影/老黑

这似乎是一个矛盾,不到节假日,大家都没时间出来旅游。一到节假日,大家都蜂拥着出门旅游,可惜跨得过山和大海,却跨不过人山人海。就这样的时间,还被称为“黄金周”,也是奇了怪了。

有没有这种可能,同样是节假日出游,但所去的地方人少、景美,不堵车、不拥挤?

当然可能!越来越火热的定制游、深度游、小众线路,就是为此产生的,在同样的地方,玩出不一样的体验,体现“黄金周”的黄金价值。

老聂我们常待大理,熟悉所有常规的大众景区;平日里喜欢拍照,四处游荡,也知道很多小众景点,会设计一些私人线路和玩法。万妮和郭郭,身在都市,心归山野,这些小众的景点、玩法,正是她们和朋友喜欢的。

▲ 老聂在踩点 摄影/老黑

于是,一拍即合,菩提旅行推出了六天五晚深游活动:不一样的大理。短短的时间里,包含了自然风光,人文民俗、非遗文化等内容。

▲我们·不一样的大理 摄影/老黑

【 一】抵达大理,感受南涧跳菜

对大部分游客而言,大理可能是狭义的,苍山洱海和古城,加上新晋热起来的双廊、喜洲和沙溪。广义大理,辖12个县市,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风景、文化、美食、特产。

▲南涧跳菜进菩提尘隐 摄影/老黑

离大理两个多小时车程的南涧县,最知名的,要数无量山樱花谷和跳菜吧。冬日里盛开的樱花,成为无量山一道靓丽的风景,那是“春天最早到达的地方”。而跳菜,是南涧的另一张名片。

跳菜,是一种盛行于南涧彝族地区,集歌舞、饮食、娱乐、杂技、文化于一身的民俗活动。据云南农业大学秦莹教授考证,南涧跳菜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。

▲宴席上的南涧跳菜 摄影/老黑

2003年,国家文化部授予南涧县“中国民间跳菜艺术之乡”;2008年6月7日,跳菜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2015年10月,南涧跳菜跳进了英国皇宫,在伦敦兰卡斯特宫,深受两国领导人喜欢;随后,南涧跳菜亮相2016年春节联欢晚会。

一个地方的民俗文化,能在春晚露脸,是个不得了的事。在政府层面,有了“跳菜和旅游结合,让经济起步;跳菜和扶贫结合,让群众走上致富路”的策略。

可是,跳菜远在南涧。游客因时间关系,未必到得了现场。和朋友聊起无量山的时候,他说,“他(游客)不过来,山就过去!”南涧跳菜也一样,游客过不去,跳菜就出来。

我们把南涧跳菜带到大理,在苍山脚下菩提尘隐度假别墅酒店,为客人展演。

略为遗憾的是,此前的客人,连续两次遭遇飞机延误。抵达大理的时候,天色已晚,月亮都升起来了。舟车劳顿,饥肠辘辘,已经没有太多心情,去感受迎宾仪式和南涧跳菜。

▲迎宾 摄影/老黑

▲南涧跳菜在菩提尘隐 摄影/老黑

随即对菩提知味的特色招牌菜——无量山乌骨鸡、野生天麻、鸡枞菌养生汤锅,展开攻势,大快朵颐。

一场视觉、味觉的饕餮盛宴,开启了“不一样的大理”之行。

▲菩提知味·无量山乌骨鸡、野生天麻、鸡枞菌养生汤锅 摄影/老黑

【 二 】走进喜洲古镇,体验白族扎染

来到大理的游客,特别是女的,难免会买双布鞋、棉麻衣或丝巾。仿佛换一身服饰,就离当地人的生活近了一点。更关键的是,这身装扮,太适合在古镇的石板路、洱海边拍照,凹造型。

▲大王派我来巡山 摄影/老黑

与此同时,在大理的街头巷尾、餐馆客栈,你会看到很多用扎染布,以及用扎染布做的窗帘、服饰、床品、桌布,看上去很美。但有多少人想过,这些扎染布,怎么来的?用什么染料?会不会褪色?

扎染是大理白族地区,别具一格的布艺制作方法。一些古籍里描述,“撷撮采线结之,而后染色。即染,则解其结,凡结处皆原色,余则入染矣,其色斑斓。”

▲学做一块扎染布 摄影/老黑

说起来简单,寥寥数字。实际上是个非常繁琐的过程。在一块纯色白布或棉麻混纺白布上,需要通过设计(画样)、扎缝、浸染、漂洗、晾晒等多重工序,把自己心仪的花纹图样,用植物的颜色,染在白布上。遂成扎染(布)。

带定制亲子团,体验扎染的时候,父子、母女通力合作,亲手完成了自己的第一块扎染作品,他们确实感受了神奇的变化。

▲扎染技艺·扎缝 摄影/老黑

日常生活里随处可见的东西,都可以是扎染天然的颜料。洋葱皮、核桃皮、咖啡豆、栀子果、紫草、鬼针草、苏木……但凡你能碰到的,都可能是很好的颜料。

诡异的是,你见之习以为常的颜色,和扎染布体现的颜色,完全大相径庭、出人意料。“原来如此!这也太神奇了!”

2006年5月20日,大理白族扎染技艺,经国务院批准,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▲ 扎染技艺·侵染 摄影/老黑

大理美丽的地方、好玩的项目、有趣的人员,实在太多了,我们身在大理,觉得随时可以去、可以约。对游客来说,永远觉得时间不够。有限的时间里,什么都不想错过,我们的深度游不够“深”,也就难免了。

▲和自己的扎染作品合影 摄影/老黑

【 三 】重走茶马古道,聆听历史回声

茶马古道,是仅存于中国西南地区,以骡马为交通工具的民间国际商贸通道,是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走廊。2013年3月5日,茶马古道被国务院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▲石头砌墙墙不倒 摄影/老黑

大理作为“亚洲文化的的十字路口”、“东亚文化的交流中心”,茶马古道成为绕不开的点,是茶马古道重镇。事实上,茶马古道幸存唯一的古集市,也在大理,那个名叫沙溪古镇的地方。

▲走过茶马古道 摄影/老黑

我们重走的茶马古道,风景优美,游客稀少。路口立着“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:茶马古道”,以及“中国传统村落”的石碑。

原住民搬离古村,安居城市。新移民青睐此地,安营扎寨。“云南十八怪,石头砌墙墙不到”、“贝壳在泥土中沉睡”等现象,这里随处可见。所谓大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野,大抵如此吧。

▲猜猜这是在干嘛 摄影/老黑

走一段老路,看一扇雕窗,打一壶井水,和老奶奶聊聊编草帽的技艺,都是难得的旅行体验。如果机缘巧合,听一首“马锅头”唱的调子,“砍柴莫砍葡萄树,嫁人莫嫁赶马人”,多少唏嘘在心头!

▲观音井水甜又甜 摄影/老黑

【 四】探访世外梨园,牛奶不是从冰箱来的

如前所说,广义大理,美丽、好玩的地方,数不胜数。就算你在大理待了十天半月,依然会觉得那里没去过,那个没尝过,那种没玩过。旅行途中,这种遗憾,放之四海而皆准。

▲光天化日围观毒蘑菇 摄影/老黑

这个世外梨园,就在洱海之源。一个传统的白族古村,乘着大理“梨花节之父”陈小麦的东风,以梨花之名,发展乡村旅游,进入公众视野的。

我是个传统的乡下汉子,没什么书里的知识,却有点常识文化。喝大了的时候,容易莫名的产生一些优越感。觉得城里的小孩,什么都懂,就是分不清五谷,甚至还四体不勤。问他鸡蛋、牛奶从哪里来。他们见惯了父母爷爷,从冰箱里取出这些东西,就说“从冰箱来”。

▲背个竹篮去摘菜 摄影/老黑

探访世外梨园,除了看看风景,还想让他们亲近自然,知道牛奶是怎么来的。可惜,牛,毕竟是牛,你对它弹琴,它不一定高兴,你去挤它奶,它就生气了。

原本计划,带亲子团体验挤牛奶,可牛不听使唤。想想也是,每次挤奶的时候,主人跟你讲白族话,甚至可能还唱歌给你听。突然来了一群陌生人,要摸你的奶……

▲ 淘金 摄影/老黑

挤奶计划,无疾而终。但这不影响行程,体验挤奶,只是其中的一部分。我们还有采摘、识物等项目。从菜园到厨房,仅隔一米之远。新鲜采摘的蔬菜瓜果,在自来水下冲冲,猛火一炒,就上餐桌,也是闻所未闻吧。

▲对,茄子! 摄影/老黑

饭毕,闲游千年梨树下,慢看无限茈碧湖。可能缺少规划,不成系统,但这正是它的特点,只能模仿,不能复制。捡个片石水上漂,抓只田螺鱼见愁。阴雨时节的大理,蓝天白云就上自然的馈赠,知足常乐吧。

▲戏水 摄影/老黑

【 五】雕梅你常吃,如何做雕梅?

雕梅是大理白族地区常见的传统美食,因在青梅果上雕刻花纹而得名。同行的万妮、郭郭就说,“这是从小就吃的零食啊,原来产在这里”。

▲ 牛奶怎么做成扇子卖? 摄影/老黑

据史料记载,南诏时期,就有以青梅为原料制作的雕梅,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,是古代专供南诏国王和达官贵人、文人墨客的贡品。经历代传承、现代工艺,外形美观,外道鲜美,成了久盛不衰、受人青睐的零嘴。

万妮和郭郭从小吃到大,也就不奇怪了。

▲ 体验制作雕梅 摄影/老黑

要知道,大理白族雕梅,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它是平时的零嘴,也是日常的美食。晕车闲聊,吃颗雕梅;酒席宴客,雕梅扣肉,不就是这个东西吗?

▲制作乳扇:牛奶做成扇子卖 摄影/老黑

可是,我们太急于表现自认为很好的东西了。亲子团的小朋友和大朋友,当然对此充满兴趣。吃完两三颗腌制好的梅子后,饭饱神虚;梅饱也神虚,加之午后,很明显,大家已经不再想多动手体验了。

我们认为很好的项目,陷入了“汝之蜜糖,彼之砒霜”的尴尬。但愿下一个内容,能让大家满意。

▲ 体验雕梅技艺 摄影/老黑

【 六】深入巍山腹地,寻找南诏文明

菩提旅行“不一样的大理”第三站,我们把它放在了巍山深处,一个残存南诏皇族遗失的文明的地方。这是老聂和我四处游荡的过程中,发现的好地方之一。当然,万妮和郭郭,也很看好。这样的地方,我们不说,你可能永远难以知晓。

▲ 我们·不一样的大理 摄影/影天下旅拍·阿心

巍山,是南诏国和南诏文化的发源地。从细奴逻,逻盛、盛逻皮,到“云南王”皮逻阁,到最后的隆舜、舜化贞,创造了历史上西南政权最强大的王朝。

直至天复二年,舜化贞驾崩;清平官郑买嗣害死舜化贞幼子,发动政变,篡夺王位,杀死南诏王族800余人;延续165年的南诏国,就此灭亡。

▲打歌场上的大刀舞 摄影/老黑

那幸存的皇室王族后裔呢,他们在哪里?一些史料记载,为了躲避追杀,南诏皇室后裔,逃至荒野,避祸而居。我们所去的地方,正是南诏皇族后裔避祸的地方,她们是“王的女人”和南诏王国幸存的文明。

一个王朝的皇族后裔,其“避祸而居”的地方,当然不止一两个点。据《南诏史料》载,从大理、巍山、到南涧、密弥渡,有10多个乡镇、30多个村委会的100多个自然村庄,都是南诏皇族后裔的聚居地。

▲ 巍山彝家日常 摄影/老黑

我们去的,是其中之一,巍山县大仓镇小三家村。交通不便的年代,也算藏于山野、遥不可及,现在也就个把小时的车程。

在这里,我们带着亲子团,尝试做一天彝族人。走一走村巷,看一看祠堂,祭拜南诏王;林间找野菌,树上摘松果。几场雨过后,想必山里的野菌更多了。

▲合影 摄影/老黑

既然尝试着做个彝族人,当然得试试她们的服饰;加入他们的打歌队,唱起来,跳起来。

打歌是山里彝人的一种群体娱乐活动,婚丧嫁娶,均有打歌之俗。有领舞者,口吹芦笙,或手舞大刀,跳于场坝中央。其余男女老少,围着领舞者,绕成一圈,伴着歌声,翩翩起舞。

这和南涧的彝族打歌,略有不同。

南涧打歌,领舞者吹“九点(类芦笙的乐器)”、笛子,弹三弦;不舞大刀。打歌人动作夸张,气势狂野,歌喉震天。是真的“打歌要打三跺脚,跺起黄灰做得药(音yo)”。巍山小三家村的彝族打歌,就温柔舒缓得多。

▲巍山彝族打歌 摄影/老黑

【 七 】苍山脚下流水潺潺,体验阿坚的自然音乐

苍山是云岭山脉南端的主峰,内含十九峰十八溪。通常,游客站在双廊,远望苍山,难免发出感叹,“啊,好高好大的山”。吾友老K则说,一望点苍,不觉神爽飞跃,山则苍龙叠翠,海则半月拖蓝。

▲ 阿坚 摄影/老黑

这就是大理的苍山洱海。自然音乐人阿坚,就穿行在这样的苍洱之间,寻找灵感,寻找自然音乐。关于阿坚,不多介绍了(这里有专文),总之,他是一个能把任何有声响的东西都当成乐器、玩出花样的牛人。

我们溯溪而上,在苍山脚下的某条溪边,有个秘密的地方,常待大理的人,也未必知道。桤木、水麻、野花椒,可能还有冬青、栗树,随意的长在那里,树干向上两三米后,枝丫才多了起来。它们胡乱生长,纠缠,形成一个天然凉棚。

▲自然音乐会进行中 摄影/老黑

棚下还算开阔,做个二三十人的雅集、自然音乐分享,完全没有问题。只是得小心偶尔冒出来的野蔷薇、树莓,它们身上有刺。

客人以为,这是我们开辟出来的。苍山是世界地质公园,哪敢随便动一草一木啊,那是天然的。它们刚好在,我们刚好来,就是这样。

▲观想 摄影/老黑

山风,流水,鸟鸣,和着阿坚的各种乐器,回荡在耳边。大家平时多忙碌,听的都是车水马龙的声音。回到山里,静下心来,聆听自然的律动,才发现自然的声音很美妙。

一上午的自然音乐会,意犹未尽。

▲聆听 摄影/老黑

我们已经做了调整,后面的几期活动,会有全天的自然音乐体育课。上午,徒步、溯溪,聆听和采集自然的声音。

下午,回到工作室,认识和体验世界各地的乐器,玩自然音乐节奏游戏。最后,出一首七分钟左右的自然音乐作品。

▲溯溪,走不动?我扛你! 摄影/老黑

【 八 】去寂照庵吃一次素食,种一盆多肉

寂照庵是苍山上的一个寺庙,庙里的鲜花、多肉和素食是一绝。因为地方太美了,被一些网友冠以“中国最美尼姑庵”、“中国最文艺寺庙”。

2017年12月17日,《一条》发布了一条四分多钟的视频,讲了“这座深山尼姑庵被他改造后,门都快被踏破了”。随着视频的传播,各种自媒体人把视频内容,做成了图文版,翻来覆去的讲同一个假故事。

▲“我喜欢这棵” 摄影/老黑

搜索寂照庵三个字,跳出408000个结果,寂照庵就这样被“网红”了。我知道事情的真相,但现在不能讲。只能带你去吃吃素食,种种多肉。

▲精挑细选种多肉 摄影/老黑

▲多肉植物DIY 摄影/老黑

【 九 】本期活动,到此结束。

回家,或者继续玩。

第六期,8月04日,满员。

第七期,8月11日,尚有名额,可询。

第八期,8月18日,满员。

为保证品质,每期仅限四个家庭或12人。

标签: